便是在挥霍我们的明天

  •   “深圳11岁男孩玩手游花光家中3万元积蓄”;“武汉10岁男孩玩游戏充值5.8万元”……从近期媒体报道看,青少年沉迷手机游戏的事件并不鲜见,有的甚至诉诸法庭,着实到了需要严肃对待的地步。

      不可否认,这些游戏“魅力十足”:从精美绝伦的人物画面到宏大起伏的史诗篇章,从等级提升到角色互动,从携手屠妖、追逐神器到共坐一处、闲聊所好,青少年在虚幻世界中变成游戏“粉丝”,不足为奇。

      问题在于,如果未成年人的个人喜好发展到“沉迷”的地步,会产生诸多后遗症。比如,一些手游为了吸引人气,故意添加一些暴力、情色内容,显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,也是父母不愿见到的。有的手游还浑水摸鱼打擦边球,名为网络游戏,实为网络赌博,涉嫌违法。即便是那些“中规中矩”的手机游戏,孩子一旦沉迷其中,或影响学业,或耗费巨资,也危害不浅。

      正在上学的孩子绝大多数不具备自谋生活的能力,他们在手游中“挥霍”的都是家庭的血汗钱。即便是一些父母得知消息,以有关法律规定为依据,在律师的帮助下,向游戏平台追回部分钱款,过程也殊为不易。

      诚然,对于手游也有一些法律规定。比如,《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》第20条规定:“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。”但是,这一纸禁令的出台并没有在实践中产生多少效果。基于网络游戏的特殊性,双方通过互联网“交往”,平台所掌握的主体信息有限,甚至只是虚拟身份信息,监管就形同虚设。

      如何才能破解儿童沉迷手游之困?关键是通过立法发力。今年1月,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国家网信办起草的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(送审稿)》,内容包括禁止未成年人接触不适宜其接触的游戏或游戏功能,限制未成年人游戏时间等。从5月1日起,《文化部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》实施,要求实行“网络游戏实名制”。

      从文章中可以看到,由于大家的年龄、家庭环境和工作爱好等等区别,人生中购买相机的经历和时间有较大的差异。有的编辑第一台数码相机十余年前就已经购买了,甚至十余年前也拥有了自己的单反相机,但是有的编辑购买的时间非常短。每个人对于拍照和摄影的需求不同,喜爱的时间也不同,自然相机的选择和购买也有着较大的差异。但是从购买的产品来看,相似年份选择的产品类型也是大同小异,虽然大家当时不一定是专业编辑,但是都是喜欢摄影的人士,自然选择比较雷同也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    不过,抽象的禁令还需要再具体些。采取手游实名制,符合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》等立法精神,有利于加强平台监管,辅以采取“指纹开锁”“声纹解密”“相片比对”等技术手段,更能防范孩子偷用父母名义登录游戏。而且,对违反禁令提供交易服务的必须加大责任追究力度,作出一定的行政处罚,将板子打在失责者身上。

      除了设置手游的主体门槛外,还应构筑一道金融壁垒。设定一个充值、打赏的天花板或者延迟到账程序,及时发觉和处置不法交易行为,无论是对孩子、家庭,还是对手游平台,都是有益之举。

      孩子是未来,任由他们沉迷在手游中,便是在挥霍我们的明天。面对儿童沉迷手游的乱象,立法应适时而动、顺势而为,为孩子们撑起一方安全的天空。

      习“4·19”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2016年4月19日,习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。一年过去了,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·19讲话,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、新变化,感受国家的进步、百姓的收获。【详细】

      独家: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,共商国是。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,他们带来什么提案,关注哪些话题,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,以飨读者。【详细】